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离婚案例 >> 离婚纠纷案例分析 >> 文章正文
姐弟在朋友圈里声讨父亲 孩子生母被告上法庭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上海专业婚姻家庭律师 13917227080  来源:上海专业婚姻家庭律师咨询网  阅读:

201788日下午,天空骄阳似火,地上热浪滚滚,放暑假在家的姐姐孙小琪和弟弟田超守,用手机相互拍了两人脖子上挂募捐箱的照片,并配上“父亲不给学费、儿女没钱上学、要求大家捐助”的文字说明,于当晚发在生母孙莫云的微信朋友圈里,顿时掀起轩然大波。孩子的父亲一口咬定是前妻孙莫云所为,一怒之下联手现任妻子将前妻告上法庭。

 

  那么,两个孩子究竟是受母亲指使还是自发行为?父亲和儿女之间到底发生了怎样的矛盾?

 

  父母再婚亲子关系一团糟

 

1998年初,在江苏省沭阳县东北乡做木材生意的田雄光看上了在本乡街上做服装生意的孙莫云,两人一来二去渐渐熟悉,由相知到相爱,于当年秋天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后,夫妻二人非常恩爱,1999年生下女儿,2001年又添了儿子,儿女双全,家庭和和美美,让村里人十分羡慕。

 

  大女儿跟母亲姓孙,取名孙小琪,小儿子跟父亲姓田,取名田超宇。为了照顾孩子,孙莫云辞去工作当全职主妇。田雄光做生意四处奔波,每年待在家里的时间并不多,孙莫云索性带着两个孩子在娘家生活。女儿孙小琪比较懂事,很小就能帮着母亲照看弟弟田超宇,姐弟俩的感情很好。

 

  由于常年抚养孩子操持家务十分辛苦,再加上平时无意打扮,孙莫云失去了昔日美丽的光彩,而田雄光在外边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挣了不少钱。

 

  后来,田雄光看上了在邻乡街上开淘宝店的年轻漂亮姑娘尚丽丽,便不顾一切地展开追求。尚丽丽知道田雄光已有家室,刚开始不同意,但在田雄光的甜言蜜语和小恩小惠的“攻势”中乱了方寸,最终投入了田雄光的怀抱。

 

2014年春节过后,为了兑现向尚丽丽的承诺,田雄光回家向妻子摊牌,要求离婚。孙莫云起初死活不同意,并让两个孩子哀求爸爸别离开他们。无奈田雄光态度坚决,毫无挽回余地,最终孙莫云只好妥协,两人于当年夏天到当地民政部门办理了协议离婚手续。

 

  心中有愧的田雄光放弃向孙莫云主张子女的抚养费,所有费用均由田雄光一人承担。两人平分了财产,孙莫云今后的生活也有了一定的保障,但因没有工作缺乏经济能力,孙莫云愿意让两个孩子都由田雄光抚养。

 

  离婚后,孙莫云先是四处打工重新适应社会,随后自己做起了微商,由于产品口碑不错,收入渐渐增加,并因此结识了不少朋友。

 

  负责抚养孩子的田雄光并不善于和孩子沟通,孙小琪和母亲关系亲近,对父亲十分不满,而年龄更小的田超宇一切都听姐姐的,也认为离婚全是父亲的错。特别是田雄光再婚后,姐弟俩时常给继母“捣乱”,让田雄光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就把两个孩子送到祖父母那里。

 

  跟随爷爷奶奶生活,两个孩子越发觉得自己被抛弃了。好在孙莫云惦念孩子,经常来探望,或者把孩子接到娘家住几天,让他们感受到母爱。随着年龄的增长,孙小琪和母亲无话不谈。孙莫云忙的时候,会让女儿帮忙登录自己微信处理生意上的事宜。

 

  田超宇的学习成绩不好,每学期和姐姐一起向父亲要学费时,父亲总要批评他学习不努力,抱怨白白交了学费,有时还会口不择言,让他“别上学了,不如上马路上要饭”……田超宇渐渐进入青春叛逆期,越来越难以忍受父亲的嘲讽和数落。而这一切在孙小琪看来,都是父亲在故意刁难。

 

  从姐弟俩先后上高中开始,每次要学费的时候,姐弟俩都难免和父亲发生冲突。虽然没有亲自抚养孩子,但田雄光每月给孩子的生活费都不低,探望孩子时也会买礼物,每年花在两个孩子身上的钱不少于15万元。他始终想不明白,他对孩子那么好,孩子咋就不领情呢?

 

  朋友圈里惊现“声讨”照片

 

20178月,又到了姐弟俩向父亲要学费的时候。孙小琪已经考上大学,而田超宇高考落榜要复读一年。对于儿子连最普通的大学都没有考上,田雄光十分不满,再加上看到儿子对他不尊重,他本来只想批评几句,结果“高坡放驴难止步”,越说越激动,直言儿子成绩太差,“烂泥巴糊不上墙”“窝囊废”,以后再不给学费了,并撵儿子“滚”,不要再找他了,口称“眼不见心不烦。”

 

  这一次,已经长得比父亲还高的田超宇,再也无法忍受父亲的责骂,长期积聚在心头的怨恨瞬间爆发,指责父亲从来不管自己的死活。见儿子竟然敢顶撞自己,田雄光怒不可遏,抬手给了儿子一巴掌,父子俩随即打了起来。孙小琪劝住了两人,她认为错在父亲,带着弟弟愤怒地离开。回到家,孙小琪看到弟弟身上有了瘀青,又生气又伤心,姐弟俩一起痛骂父亲,还是觉得不解恨,于是想出了一个报复的主意。

 

201788日下午,姐弟俩找来两个小纸箱,在纸箱上写上“捐款上学”几个大字,然后挂在脖子上,穿上又旧又脏的衣服,在路口拍了两张看起来很凄凉的合影。

 

  孙小琪登录母亲的微信,把这张图片和父亲、继母的照片发到朋友圈,写明父亲和继母的姓名,声称父亲再婚后不管姐弟俩的学费,希望大家捐款帮助他们上学。为了羞辱父亲,她不仅用了“无良父亲”“黑心继母”等字眼,还写了姐弟俩受到父亲的虐待和殴打,吃不饱穿不暖……

 

  在孙莫云的微信朋友圈里,不仅有许多因为做微商认识的当地朋友,还有田雄光及其家里的许多亲友。田雄光很快看到了这条“声讨”信息,他立即打电话给孙莫云,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孙莫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和田雄光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但等弄明白之后,当即登录微信删除了信息。

 

  即便这条信息当天就删除了,田雄光和妻子尚丽丽的生活还是受到了影响。当天晚上,田雄光和尚丽丽的亲戚朋友纷纷来电话和发信息询问情况,有的指责他们不该虐待孩子,有的要替他们交孩子的学费和生活费,也有的劝他们主动找孩子沟通谈心,尽早消除父母子女间的隔阂。第二天,田雄光远在常州的亲戚打来电话,询问他和孩子发生了什么事。他的妻子在小区遛弯时遇到邻居,邻居也提起了这件事。尽管她再三解释是孩子“捣乱”,但从邻居的眼神看,似乎认定她是“黑心继母”,让她十分苦恼。

 

  名誉受损怒向前妻讨说法

 

  自打“募捐消息”传开后,田雄光夫妻虽然百般解释,但还是遭到不少人的奚落和冷眼,尚丽丽一个劲地数落丈夫:“你与孩子发生矛盾让我也跟着倒霉,咱俩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太丢人了。”田雄光在妻子的唠叨中自感苦不堪言,急忙在自己的朋友圈发微信声明:“昨天在孙莫云微信上所发关于本人不管两个小孩上学事情的图片和文章,是极不符合事实的言论,本人于昨天晚上已报警,并且发帖人已经受到公安机关的批评,删除所发内容,希望朋友圈各位不要以讹传讹,以免造成误解。”田雄光接着又进一步解释:前段时间自己与亲戚接了几条路的小工程,孙莫云知道后认为自己有钱不给孩子花,故意指使孩子发帖侮辱自己,大家千万莫要相信谣言。最后,田雄光请求朋友转发该条信息,帮助自己消除杂音,挽回不良影响。

 

  事后,田雄光越想越感到窝囊,想想这些年来,虽然孩子由自己抚养,但孩子越长大和自己的关系越紧张,反而和前妻的关系日益亲昵。田雄光联想到那条“声讨”微信的语气和用词,越琢磨越觉得不是孩子编写的,认为这很可能是前妻指使,否则也不会发布在前妻的朋友圈里。

 

  于是,田雄光和妻子尚丽丽把孩子的生母孙莫云告上法庭,诉称:201788日晚,被告在微信朋友圈发布照片,让两个子女脖子上挂募捐箱,配文字“田雄光、尚丽丽儿女没有钱上学,殴打儿女不给学费!!”并配两原告照片,还请求其朋友圈、微信好友积极转发。此举对原告二人的名誉造成重大侵害,导致邻居、亲朋对原告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使原告生活在流言蜚语之中,倍感痛苦。请求判令被告向原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偿精神抚慰金2万元。

 

  被告孙莫云辩称:有关照片、文字是他人通过我的微信号发的。因两个孩子向父亲要学费,父亲不给,还关门打他们,孩子只是想发朋友圈气气他。我当时在南通做生意,看到后当天就把该条朋友圈微信删除了。我没有错,不同意道歉,也不同意赔偿。

 

  孩子作证发朋友圈与母亲无关

 

  原告田雄光、尚丽丽与被告孙莫云对簿公堂,双方据理力争,互不相让。主审法官沈小芹从接到起诉开始就一直做双方的调解工作,缓和双方的矛盾,试图通过调解,让双方握手言和。

 

  根据原告陈述,被告答辩,双方的争议焦点为:二原告主张被告捏造虚假事实,称二原告虐待子女是否属实;被告朋友圈的涉案信息是否由被告本人所发。

 

  被告孙莫云在法庭这样陈述:“孩子发我微信朋友圈的当天,我本人并不在当地,中午女儿给我打电话,说姐弟俩与父亲发生口角,父亲还动手打他们,我当时劝他们不要惹父亲生气。晚上发现他们发的微信朋友圈后,我打电话把女儿骂了一顿,立即删除了该条朋友圈。”

 

  姐弟俩也来到法庭,承认整件事是他们一手策划的,与母亲孙莫云没有任何关系。证人孙小琪说,微信号虽然是母亲孙莫云的,但该朋友圈是自己通过母亲的微信号所发的,并称自己与母亲亲近,母亲手机密码和微信密码自己全知道。

 

  法官问她:“你和你弟弟脖子上挂募捐箱有无别人参与?”孙小琪答:“没有,箱子是家里的,‘捐款上学’四个字是我写的,图也是我自己做的。”

 

  孙小琪还说:“朋友圈是我发的,他们这个起诉没有意义,我发朋友圈是我父亲逼的。我上高中时,每次打电话,他都不接,要钱,都是我爷爷出面才给钱。”“父母离婚三年后,我父亲从来没有回过家,把尚丽丽的头像发上是因为他们现在是夫妻。我去尚丽丽的店里,她就赶我出来,且我父亲对我说,如果我不听话他可以让我上不了学,让我死都没地死。我发该条微信只是想发朋友圈气气他。”

 

  当主审法官问她自己有无微信,为何没用自己微信发时,她说自己的朋友圈都是同学,她不想让同学知道这件事情。

 

  为了证明该条微信确实是自己发的,孙小琪还用自己的手机当庭又演示了一遍发微信朋友圈的操作过程。

 

  弟弟田超宇也出庭作证,说自己抱募捐箱的照片是姐姐用手机拍的,姐姐的照片是他用手机拍的。父亲当天不给钱还骂他们,打他们,让他们收拾东西赶快走人,被逼之下,姐姐才这样做的。

 

  精心调解互谅互让息干戈

 

  案情并不复杂,不过是姐弟俩的一个恶作剧。然而,朋友圈毕竟是公开场合,姐弟俩虽然都还在上学,但从法律上来说,姐姐是年满18岁的成年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如果一定要追究的话,孙小琪擅自登录母亲的微信,侵犯了母亲的权益,她和弟弟编造的内容又伤害了父亲,侵犯了父亲和继母的权益。

 

  可对于这个离异的家庭来说,从法律上分清对错,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矛盾。于是,主审法官沈小芹围绕亲情进行了调解。法官认为,虽然孙莫云不是始作俑者,但她明知女儿可以使用其微信,却没有教育女儿在微信群发布信息的注意事项,负有一定的责任。从有利于孩子成长的角度考虑,孙莫云应该给孩子树立一个“做错事要承担责任”的榜样。

 

  另一方面,法官也告诉田雄光,他因为孩子犯的错追究前妻的责任,难以获得法律支持,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他和孩子之间存在已久的问题。此外,法官还努力劝说对父亲颇有怨言的姐弟俩,尽管弟弟的态度暂时还没有变化,但相对成熟的姐姐明显意识到了错误,对引起父母纠纷表示懊悔。

 

1028日,在庭审法官的主持下,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孙莫云在法庭上为没有管理好自己的微信、没有提醒女儿合理使用的过失,向田雄光夫妇表示了歉意。田雄光夫妇接受道歉,并放弃了公开道歉和索要精神抚慰金的要求。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案后余思

 

  本案主审法官、沭阳县人民法院华冲人民法庭审判员沈小芹说,这对已经离异多年的夫妻,在打官司时比较平静,都懂得要依法提交证据、提出各自的要求、维护权益,反而是两个孩子比较激动。

 

  姐姐解释发布“声讨”信息的原因,讲了许多历年来去父亲那里拿学费受到的委屈,还提出她曾经向报社曝光过父亲但没有刊登等情况;弟弟在法庭上脱去上衣,给双方律师和法官看他身上的瘀青,小伙子个头已经很高了,但哭起来还像孩子。

 

  父母离婚时他们还小,父母没有征求他们的意见,更没有帮助他们适应父母离婚的状态,所以多年来,他们始终没有走出被父母抛弃的阴影。特别是父亲再婚,给予他们生活保障却缺乏感情沟通,他们自然就会疏远父亲。

 

  一般情况下,男孩的青春叛逆期比女孩表现激烈,激化了一直存在的矛盾。离婚带给孩子的心理冲击和持续时间往往超过父母的预期。父母在离婚时应该给孩子一个交代,至少要让孩子明白父母离婚并不会影响对孩子的爱,也不要互相贬低或给孩子灌输对另一方的怨恨。没有人生来就会做父母,选择离婚的父母,应该多了解孩子的心理状况,帮助孩子理解、接受家庭解体的情况。父母都是爱孩子的,只是有时表达方式欠妥,特别是对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孩子,父母应该给予他们更多尊重,建立良好的亲子关系。同时,家长也应对孩子进行一些遵纪守法的思想教育。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上海市浦东新区民政局婚..
·上海市杨浦区民政局婚姻..
·上海市徐汇区民政局婚姻..
·上海市黄浦区民政局婚姻..
·上海市浦东新区南汇民政..
·上海市普陀区民政局婚姻..
·上海市宝山区民政局婚姻..
·上海市闸北区民政局婚姻..
·上海市虹口区民政局婚姻..
·离婚手续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