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定继承 >> 文章正文
八旬美国老太回国讨要儿子遗产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上海专业婚姻家庭律师咨询网  来源:上海专业婚姻家庭律师 13917227080  阅读:

    2014219,晚上935,从美国出发的国际航班经过了十多个小时的长途飞行,终于停在了广州白云机场的停机坪上。81岁的林倩芬(以下简称林姨)拖着多病沉重的身体,扶着乘务员,艰难地“挪”下了飞机。

 

    比脚步更沉重的是林姨的心情。在国内生活的儿子因为癌症去世,留下的遗嘱将数千万的财产全部分配给了妻子和一双儿女,母亲没有分到养老钱。正当林姨伤心不解时,案情出现转折,遗嘱经过鉴定后证实是在林姨儿子死亡一年后所拟。

 

    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的林姨回国打起涉外官司,一场围绕着巨额遗产的婆媳大战在美国和中国两地展开。

 

    一、母亲移民美国,儿子国内创业

 

    林姨的儿子杨政光是佛山市三水区一名年轻企业家。上世纪90年代初,杨政光与叶明(化名)在深圳的一家工厂打工时相识相恋,登记结婚。婚后两人白手起家,1997年成立了一家不锈钢厂。他们与另外一位投资人合作,为香港的方太厨具、美国的美亚厨具代工厨具,生意逐渐做大。

 

    杨母林姨和丈夫在1990年一同申请去了美国,投靠大女儿。移民后不久,林姨的丈夫因病去世,林姨只好以给人做保姆为生。据林姨介绍,自己在美国做了七年保姆,所得积累均寄给了儿子创业:“我一共给了他11万美元,都是自己省下来的血汗钱。”

 

    林姨告诉记者,她和儿子关系融洽,与媳妇的关系虽有些微妙,但在爆发遗产争夺之前,婆媳之间并未红过脸。“她见到我都是妈咪前,妈咪后地叫,很亲热的。”

 

    2008,杨政光被查出患有肺癌,在南方医院治疗。在患病的几年里,林姨每年都从美国回来住在儿子家几个月,照顾孙儿和儿子。

 

    但据林姨回忆,2011年年初自己回国后,儿子的病情加重,两次回家休息后又不得不回医院住院。叶明就一直安排林姨在家里照顾孙子孙女,理由是林姨身体不好——连搀扶儿子上厕所都做不到,不用去医院照顾。在杨政光临终前的最后几天,林姨才在医院看到已经昏迷的儿子。

 

    几天后,也即2011122,54岁的杨政光去世。留下了银行存款1425万元;公司厂房和七处房产估价为2393万元,其中包括两栋别墅;预计价值上千万的公司股份(尚未清算);6台小汽车(尚未评估),其中包括两台宝马七系(由于公司有两位股东,涉及公司财产需要剥离其中一半)

 

    二、遗嘱被证是死者去世一年后形成

 

    办完儿子的后事,林姨回到美国,但有关遗产的分割争议却越来越大。林姨最终于201210月份委托了律师起诉叶明及两个孙儿,请求确认林姨继承对杨政光四分之一的遗产。

 

    不料案件突起波澜。得知被起诉后,叶明突然亮出了自己的底牌——一份杨政光生前所立的《遗嘱》,该《遗嘱》写明杨政光的全部财产留给叶明以及两个孩子。

 

    林姨不相信儿子会一分赡养费都不给自己留下。杨政光的表弟阿乐也告诉记者,在南方医院住院时,杨政光曾经提起,要给林姨在大学城附近买间房。2010年年底,身体状况已经很差的杨政光曾要求查阅大学城的楼盘纸。

  

    叶明出示的遗嘱成为关键。《遗嘱》上的落款时间显示为2011116,也就是杨政光去世的前几天。《遗嘱》上有两位见证人的签名:一位是杨政光同病房病友的妻子宋某,另一位是杨政光的主治医生、南方医院的陈长治(化名)

 

    遗产案件在201337日第一次开庭时,陈长治医生及宋某均出庭证实:2011116,亲眼看到杨政光在遗嘱上签名,且两人也于当天在遗嘱上签名。这加大了遗嘱的可信性。

 

    但在随后的调查中,案件再次出现了重大转折。

 

    为了进一步弄清遗嘱的真伪,法院委托了专业的鉴定机构,对遗嘱进行了鉴定。鉴定结果令人大吃一惊。根据广东南天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遗嘱》上打印的内容文字、杨政光的签名和日期及见证人陈长治、宋某的签名和日期,全部都是在杨政光死后一年的20122月份前后打印、书写形成。

 

    难道是杨政光死而复生?抛开这一荒谬的结论,林姨认为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份遗嘱系叶明伙同所谓的见证人伪造而成。

 

    由于出现了关键证据,佛山三水法院在2014227日再次开庭。面对鉴定结论,叶明依然坚持称遗嘱是真实的,并质疑鉴定机构有可能受到了林姨的影响。

 

    叶明在第一次开庭时叙述了一个和林姨说法完全相反的版本。叶明认为林姨回国时间很少,也很少去医院,最后一段时间没见到儿子,是母子关系疏离所致,自己并未从中作梗。

 

    叶明称由于杨政光和自己有着深厚的感情,感激叶明的不离不弃,细心照顾,才在生命终止的前几天,拿出自行打印的遗嘱,当着叶明的面,在主治医生和同房病友的妻子的见证下,亲手在遗嘱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由医生及病友的妻子签名见证,将所有的遗产指定由妻子和孩子继承。

 

    法庭辩论阶段,林姨在原告席上没说上几句就伤心而泣,原告方律师则反驳被告,称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鉴定结论无效。由于案件已经涉及到伪造证据的犯罪行为,原告方律师向法庭提出追究叶明和两个证人伪造证据和帮助伪造证据的行为。

 

    调查结束后,法庭进入和解阶段,但叶明以拒绝和解的方式迅速结束了庭审。如今,这场遗产大战只能等待法院的判决。

 

    医生:死者生活简朴,完全看不出是有钱人

 

    庭审时,主审法官并未当庭回应原告方律提出追究证人责任的申请,但签名作证的医生陈长治告诉记者,事情已经过了几年了,当时的细节已经记不清楚了。但他很确定地记得,曾经看见杨政光在遗嘱上签上名字和日期。陈长治治疗癌症病人,经常会遇到为遗嘱做见证的事情,“我一年能遇到好几单,所以当时没怎么在意。”

 

    当被问及所说的为何与《遗嘱》的鉴定结论不一致,他激动地对记者发誓:“今天我说的都是事实,作为一个专家,如果我说谎,我就不是陈长治医生。”

 

    至于杨政光求医的过程,陈医生回忆是杨政光看到一篇《广州日报》对其的采访后慕名而来。当时的杨政光的情况是肺癌脑转移晚期,在广东省人民医院治疗的效果并不理想。根据医学经验,晚期肺癌脑转移的病人的平均存活时间是半年左右,但杨政光在陈长治的治疗下活了3,因此,杨政光和家属非常感激他。

 

    但陈长治从未将生活简朴的杨政光和富豪联系起来。有一次杨政光执意要以朋友的身份请陈长治吃饭,两人就在一家饭店的大堂就餐,菜式也非常简单。陈长治一直以为这位病人的收入在工薪阶层,“如果知道他有那么多财产、会引起那么多纠纷,我真的不会签这个字!”(来源:新快报)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上海市浦东新区民政局婚..
·上海市杨浦区民政局婚姻..
·上海市徐汇区民政局婚姻..
·上海市黄浦区民政局婚姻..
·上海市浦东新区南汇民政..
·上海市普陀区民政局婚姻..
·上海市宝山区民政局婚姻..
·上海市闸北区民政局婚姻..
·上海市虹口区民政局婚姻..
·离婚手续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